免費法律諮詢或有關法律案件、法律事務委託洽詢事宜,請來電找「李志正律師」:0988-378-160、
(02)8369-5898;LINE ID:catsby-lee或@catsby-lee;或來信至:catsbylee@yahoo.com.tw

政理法律事務所(地址:臺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2段168號7樓之1)


父不父判女免扶養


 


更新日期:2010/10/15 13:13


 


(中央社記者劉嘉泰花蓮縣15日電)“我完全接受法院的判決。”年輕時從未扶養過女兒的阿雄,現在年紀大了,向法院提出請求子女扶養訴訟,但法官認為阿雄從未盡照顧子女之責,判決免除阿雄女兒的扶養義務。


花蓮地方法院這件打破“天下無不是父母”傳統觀念的判決,不僅提出訴訟的當事人阿雄傻眼,連提供免費律師協助訴訟的法律扶助基金會花蓮分會也感到意外。


今年56歲的阿雄獨居過活,但全身是病已無法工作維生,他申請希望住進安養院,卻因有名成年女兒,無法請領到相關社會補助,沒錢可住進安養院,導致生活陷入困境,迫不得已向法扶花蓮分會申請免費律師,協助向法院提出請求子女扶養的訴訟。


花蓮地院審理後認為,阿雄在女兒出生後即未曾撫育過,與妻子離婚時,女兒只有6 歲,距離成年的年紀還相當漫長,但阿雄未曾關心過女兒的生活所需,也提不出任何正當理由證明不須撫養女兒,因此判決免除女兒對父親阿雄的扶養義務。


原本提訴主張女兒應盡扶養義務,沒想到竟然反而被法官判決免除女兒的扶養義務,阿雄很懊惱地說,“我完全接受法院的判決,因為自己確實對不起女兒。”


阿雄說,自己年輕時愛玩,又不懂得珍惜婚姻,結婚沒幾年就離婚,妻子帶著年幼的女兒離家後,從此失去聯繫,這麼多年來,自己未曾主動尋找女兒,現在獨自一個人生活,內心也感到很虧欠。


法扶花蓮分會指出,花蓮地院的這項判決,打破“天下無不是父母”的傳統觀念,父母如未盡照顧子女之責,法院有可能判決免除子女的扶養義務,阿雄現在只能循相關管道向政府申請照顧。


 


 


新聞資料來源: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01015/5/2f0b4.html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


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民事判決99年度家訴字第22


原告甲○○


訴訟代理人XXX律師


被告乙○○


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生活費(扶養)事件,本院於99924


日言詞辯論終結,判決如下:


     


原告之訴駁回。


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。


    事實及理由


一,原告起訴主張:原告為被告(民國6531日生)之生父


    ,於729月間與被告之生母XXXX離婚後,均自謀生活


    ,惟於995月間起因股骨頸,股骨幹,肱骨幹閉鎖性骨折


    以及撓神經病灶等症狀而無法工作,目前無謀生能力且不能


    維持生活,而被告為原告之女,依法對原告負有扶養義務,


    爰依民法第1114條第款規定,聲明請求被告應自996月起


    按月給付原告新台幣(下同)萬元之扶養費。


二,被告則辯以:原告於被告出生後,從未對被告履行任何扶養


    義務,72929與母XXXX離婚後迄今亦同。被告出


    生後迄今從未接獲原告任何音訊,問候或任何一絲經濟上之


    援助,是原告縱與被告有任何血緣關係,然原告怠忽漠視人


    倫關係之情自非公眾所能接納與諒解。且被告因無家庭提供


    任何扶助,國小畢業即離家工作,然因學歷關係所從事之工


    作所得僅能勉強糊口,今遽遭被告請求每月需給付萬元,


    被告縱日夜工作亦無法負擔,爰依民法第1118條之2項及


    1119年條之規定,請求法院宣告免除被告之扶養義務。並答辯


    聲明:原告之訴駁回。


三,本院之判斷:


(一)兩造當庭對於被告(6531生)為原告的生女,原


      告從未對被告盡扶養義務之事實,均不爭執,並同意本件


      爭點限縮為:被告得否主張依民法第1118條之2項及


      1119年條之規定免除或減輕對原告之扶養義務?(詳本院卷


      6869頁),本院爰依兩造協議限縮之爭點予以審酌如


      下。


(二)按直系血親相互間,互負扶養之義務。受扶養權利者,以


      不能維持生活而無謀生能力者為限。前項無謀生能力之限


      制,於直系血親尊親屬,不適用之。民法第1114條第


      ,第1117條固有明文。惟同法第1118條之亦明定:“受


      扶養權利者有下列情形之一,由負扶養義務者負擔扶養義


      務顯失公平,負扶養義務者得請求法院減輕其扶養義務:


      一對負扶養義務者,其配偶或直系血親故意為虐待,重大


      侮辱或其他身體,精神上之不法侵害行為。二對負扶養義


      務者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。受扶養權利者對負扶養義


      務者有前項各款行為之一,且情節重大者,法院得免除其


      扶養義務。“依上述兩造所述,原告於被告出生後即未


      曾撫育被告,於729月間與被告生母離婚時被告年僅7


      餘,甚為幼小,距離成年之日尚且甚為漫長,原告仍對被


      告生活所需不曾聞問,亦未給予任何關懷,又原告亦未舉


      證證明其有何正當理由,可不予扶養被告。綜合上情,堪


      認原告對被告未盡扶養義務且情節重大。被告抗辯其依民


      法新增訂第1118條之規定,得免除對原告之扶養義務,


      於法並無不符,應予准許。


四,本件被告既可免除對原告之扶養義務,是原告請求被告給付


    扶養費,即無理由,應予駁回


五,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:民事訴訟法第78條。
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  99        9         30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家事法庭          陳雅敏


以上正本系照原本作成。


如對本判決上訴,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之不變期間內,向本院


提出上訴狀。
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99        9         30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書記官  唐千惠


 


 


 



藍領律師簡評:


依民法新增訂第1118條之規定,小時候未受父母親照顧,扶養且情節重大的孩子,除非父母有不能扶養之正當理由,否則長大後孩子得免除對父,母親之扶養義務,這打破我們傳統以來認為“天下無不是的父母”的舊觀念,且也給一些年輕的時候愛玩,不愛家的父母一些警惕
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志正律師 的頭像
李志正律師

法律の専門家--台北律師

李志正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真如
  • 先不管當事人是否善盡為人父母責任;就本案而言,既然法院判決免除子女應扶養責任,則當事人是否取得接受社會局補助的資格?
    [版主回覆10/22/2010 17:56:44]<p>我想應該是有取得資格</p>
    <p>而且這個很可能也是當事人提出這個訴訟的目的之一</p>